2月 082012
 

TechWeb编辑推荐:有一句广告叫“没人上街,不一定没人逛街!”没错,越来越多精明的购物狂已经在通过更划算的方式来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代购”就是其中的重要一项。过去,代购总还有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味,但现在可不一样了。代购就像细菌找着了温床,肆意地疯长。

谁在蚂蚁搬家,噬食蛋糕

9月份,在英国学设计兼职作代购的Elle和在北京以代购为生的袁媛都迎来了一年中“牛仔很忙”的时节。

九十月份,四大国际时装周前后脚开幕。既是出于专业需要,也因为兴趣所在,当然顺带为她的顾客服务,Elle转了欧美一大圈。注重实用的纽约,新奇创新的伦敦,高贵经典的巴黎和精巧小资的米兰,都有各自的拥趸。

她看秀的时候,就用微博把这些资讯分享给了朋友和客人们。米兰秀场后,首先向她下单的是国内的一个富二代美女。她要一堆Dolce&Gabbana的衣服,平均每件长裙的代购价接近两万。Elle知道这其中的原因。身为D&G的副线,Dolce&Gabbana此季已是绝唱,两位设计师决定要把重心全部转回主线上。也正是这个卖点,让这一季的设计无比畅销,价格也比原来略有小贵。虽然从Elle的专业角度看,那种五光十色和轻薄质地非常挑人,可客人就是要赶这个潮流,像投资一样抓上几件。而Elle也顺便将自己的利润提升了5%,一举两得,只要客人接受得了。海外奢侈品代购,尤其是买得起衣服的,往往比买包的更有财力。这样的情况还曾经发生在LV身上。

袁媛是无意中跨入了这个行业。她原是一家品牌服装的销售员,买自家的衣服本就有7~8折的折扣。有一年回南方的老家,在那个小城市里,当地的时髦姑娘们已经有追赶都市时尚的潜质,却苦于市里所谓“大商场”连些像样的品牌也没有。袁媛的几身打扮马上引来大家的兴趣,托她买同样的衣服寄回来。她回北京后就用自己的店员折扣给朋友们买了,结果,朋友的朋友也来托她帮忙,一来二去,她不再总是平进平出,而是慢慢地做起了代购生意,收入也逐步超过了辛苦的迎来送往,后来干脆辞职,以此为生。

这就是地区间的差异造成的商机,无论是国际上的还是本土的。当然,更晋阶的代购已经可以叫作“买手”,因为他们不只是按顾客的需要去买,还会加入自己的想法,帮顾客做决定。Elle其实已经在她的国际代购中慢慢渗入了“买手”概念。“我会首先判断一件衣服和我的顾客搭不搭配,比如不是高挑又慵懒范儿的,就不要买正流行的丝绒低腰裙,看起来会像睡衣。”

不过相对买手的额外收费,Elle现在还做不到,这只是她服务的一个手段,增强顾客的粘度,相信她的眼光和推荐。但当她设计学成,又有了三五年的实战经验后,她自信自己会成为一名“买手”,如果那时国内的买手产业也能正规起来,达到一定规模,她更愿意回国发展,因为她一出国就发现国人对于时尚的井喷式需求和对高消费的理解之间存在着极大的背离。

与时尚奢侈品类代购平秋分色的,是更在乎外国产品品质的生活消费类代购,这也是淘宝网代购类中最红火的。比如专做德国代购的“唯珍的店”,店主的姐姐就在德国生活。据她讲,很多人都知道德国的轻工业极其发达,护理产品安全、高效,保健品物美价廉,还有一些设计巧妙的生活用品也很畅销。

“很多孕妇觉得整个亚洲的污染都很严重,自己的护肤品和以后宝宝用的就要从德国买,相对安全。还有滤水壶品牌Brita,最初是由很多到过德国的人带回来的,现在很多人都在用,可以把我们的自来水滤得干净很多,毕竟我们国家的自来水标准是最低的。”现在她的店里有几十种品牌,虽然没几个是国人熟知的,但却一说理念、一介绍产品就让人不得不信服。这种影响力和信任度是吸引很多并非冲着大牌去代购的人的原因。同理,还有日、韩的彩妆护肤以及法国的药妆。

利润既来自地域优势,也来自精打细算

有人可能觉得这种蚂蚁搬家式的代购利润只是毛毛雨,就算是在淘宝似的网店,也需要很多投入和推广,相比之下产出并不可观。那可就错了,除了积少成多,商家的精打细算也能再打开一层利润空间。

通常通过国际代购奢侈品,除了款式新颖,价格是另一大诱因。因为关税和汇率的问题,以及各国定价策略不同,国外名品的服装、包类本身就比国内便宜30%或更多,就算商家加出的利润是5%,运费由客人自理,也仍然很划算。

但国内外的资讯毕竟还没那么通畅,而且按国外品牌上市的顺序,亚洲尤其是中国总是最后一个才轮上的,这就使得很多国外的新品到了国内已经是半年甚至快一年后,在国外都已经开始过季打折了。如此一来,在国内看中某件商品的人只要看到国外代购的价格比国内便宜三四成就会心满意足,殊不知可能在国外已经折扣到更低。有些代购商家更有眼光,会在低价时抢购囤积,日后高价卖出,积累出更多的利益。

国内的代购,因为底价较低且运费相比国际运输低廉很多,通常会加价10%~15%。不过其中又有其他的门道。比如袁媛,因为长期做代购,已经是众多品牌的最高级别会员,可以享受到最新的产品和最高的折扣。这些折扣她并不会都放给客人,而会保留成为自己的利润。她更会从代购中赚得不少的会员积分,换来更多的产品或折扣。而这几年信用卡在商场消费中的竞争也不断升级,每到过节都有各种各样的活动,比如刷XX信用卡再打九五折,或是消费满多少返多少,最后也都可以折算成真实的利益。据她说,赶上北京打折最狠的时候,她有过一天跑五六趟商场的经历,一周刷四五万元,一个月的盈利接近两万。

做韩国化妆品代购的小蛮也认为这两条财路一样重要。现在大家对韩国护肤品已经有很高的认知度,代购价格相对透明,再加上网店比价易如反掌,所以就必须要在代购利润“增值”上下下功夫。

“在护肤产业极其强大的韩国,竞争非常激烈,所以有两种市场行为都可以被利用。一是韩国护肤品多是套装,清洁加爽肤,或再加面霜,总之套装就实惠得多,但会经常调整内容。但客人并不知道现在什么正在做套装,通常只会点名要他想要的,就像雪花秀的润燥精华,很多人喜欢,在韩国买单支也是差不多400元人民币,但那种加一个洗面奶的套盒,价格一样,那个洗面奶我们就可以拆出来单卖,就算只卖五六十块,也是100%的利润。还有就是试用装。在韩国你买的东西多,想要多少试用装都可以。拿到网络上,卖一两元一个没问题,有的是人要。更重要的是,不只是一两毫升的试用装,有的甚至就是中样,也就是正品的一半容量,足可以卖上个好价儿了。这部分利润不可忽视。”小蛮的网店就是这样在两个月内飙上皇冠的。

原文详情:《代购模式疯长:游走法律边缘的迷局》

( 责任编辑: 芃芃 )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