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302012
 

腾讯科技讯(明轩)北京时间1月28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纽约时报》网络版日前发表文章称,苹果等美国科技企业正在把工作机会转移至海外市场,这种做法引起了美国政府和经济学家的强烈不满。由于海外市场的劳动力不仅低廉,而且还具有工作时间灵活、工人技术水平高等优势,“美国制造”已一去不复返。以下为文章内容摘要:

美国总统奥巴马去年2月曾在硅谷举行宴会,被邀的宾客都需要准备向总统提出一个问题。但是当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发言时,奥巴马总统却突然打断了他,反问道:怎样做才能让美国生产iPhone?

就在不久前,苹果还在夸耀自己的产品是“美国制造”。如今,却剩下了为数不多的“美国制造”产品。在苹果去年销售出的7000万部iPhone,3000万台iPad,以及5900万部其它设备中,绝大多数都是在美国之外的地方生产的。

奥巴马问道,为什么不能在“家”完成这些工作呢?据一位当时参加宴会的人士透露,乔布斯当时的答复非常清楚,“这些工作目前不会回到美国。”

奥巴马总统的问题触及到苹果的一个核心信念。把产品生产线转移至其它国家,这不仅仅是因为海外市场的劳动力成本更低。苹果管理层认为,海外工厂规模庞大,且工人更加灵活、勤奋,而且工作技能更加出色,这些优点远远超过了美国本土的工厂和工人,以至于苹果的大多数产品已经不会再由“美国制造”。

苹果已经成为全球最著名、最受人尊敬、最受模仿的企业之一,这部分的源自于苹果精益求精的全球化运营。去年,苹果的每名雇员创造了超过40万美元的利润,这一数字超过了高盛、埃克森美孚或是谷歌任何一家公司。

然而让奥巴马总统及经济学家、立法者感到恼怒的是,苹果——以及其它众多的科技公司——对于为美国创造工作机会的热情,远不如其它那些也曾在各自巅峰时期的著名企业。

苹果目前在美国拥有4.3万名雇员,在海外则有2万员工,远不及上世纪50年代的通用汽车曾拥有的超过40万名美国员工,以及上世纪80年代通用电气拥有的数十万美国员工。许多人都已承包人的身份为苹果工作:有70万人负责设计、制造和组装iPad、iPhone及其它苹果产品。但是这些人几乎没有一人在美国工作。相反,他们为亚洲、欧洲及其它地区的外国公司工作,几乎所有电子产品设计厂商都需要依赖这些工厂进行生产。

美国白宫前经济顾问杰瑞德·伯恩斯坦(Jared Bernstein)说:“苹果的案例解释了为何如今很难在美国创造能够培育中产阶级的工作机会。”他说,“如果这就是资本主义的极致体现,我们应当对此感到担忧。”

苹果管理层则表示,目前把制造工作转移至海外市场,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一位苹果前高管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距离iPhone上市仅有数周时间,苹果却需要修改设计方案,而他们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中国的一家工厂身上。苹果重新设计了iPhone的显示屏,组装生产线不得不大幅调整。临近午夜,新的显示屏运到了工厂。一个领班立即从工厂宿舍里叫醒了8000名工人,并给每个人发放一袋饼干和一杯茶水。所有人在半小时内走上工位,开始安装这些玻璃显示屏,每个班次长达12小时。在96小时内,这家工厂每天生产超过1万部iPhone。

这位前高管表示,“他们的速度和灵活性令人惊讶不已。美国没有任何一家工厂能够与他们相提并论。”几乎任何一家电子产品企业都能讲述类似的故事。外包模式已在数百个产业中得到普及,其中包括了会计、法律服务、金融、汽车制造和制药等行业。

虽然苹果并未“特立独行”,但是能够从这家公司洞察为何某些优秀企业取得的成功,并未转化为大量的国内工作机会。更重要的是,苹果向海外迁移的决策向我们提出了一个更加宽泛的问题:随着全球经济和国内经济的日益交融,美国企业亏欠美国人民哪些东西?

美国劳工部前首席经济学家贝奇·史蒂文森(Betsey Stevenson)说:“企业曾经认为自己有义务扶助美国工人——即便是这种做法并不是企业最佳的财务选择,它们仍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早已不复存在。利润和效率压倒了慷慨。”企业和一些经济学家则认为史蒂文森的理念过于幼稚。他们认为,尽管美国人是全世界受教育程度最高的群体之一,但是政府却已不再大量培训工厂所需的具备中等技能水平的人才。

企业们对此辩解说,为了繁荣发展,他们需要向能够带来足够利润的国家转移,以确保拥有充足的资金支持创新。反之,美国将面临失去更多就业岗位的风险,这早已被一些历史上著名的美国制造商所证明–如通用汽车和其他公司–由于对市场反应敏捷的新竞争对手的出现,导致这些制造商的规模明显缩减。

《纽约时报》已经把这篇报道的摘要发送给了苹果,不过这家一向以神秘而著称的公司并未对此发表评论。

这篇文章基于对30多名苹果前员工、现任员工、代工厂商——许多要求匿名以确保不被苹果开除——以及经济学家、制造业专家、国际贸易专家、科技分析师、学术研究者、苹果供应商员工、竞争对手、企业合作伙伴和政府官员的采访。

苹果高管曾私下表示,世界变化如此之快,仅通过员工数量衡量企业的贡献是不充分的,虽然苹果在美国雇佣的员工数量多于以往。此外,苹果的成功为企业家提供了方便,为移动运营商和运输苹果产品的企业创造了就业机会,从而推动了经济发展。

一位苹果高管表示:“我们在全球100多个国家销售iPhone,我们没有义务来解决美国面临的各种问题,我们唯一的义务就是尽可能地生产出最高质量的产品。”

我需要一款玻璃屏

2007年,就在iPhone上市的1个多月前,乔布斯把几位副手召集办公室开会。几个星期以来,乔布斯的口袋里一直装着一部iPhone原型机。据出席会议的高管透露,乔布斯在当时的会议中愤怒的举起那部iPhone原型机,让在场的每个人都能看到塑料屏幕上的数十道细细的刮痕。然后,他又从牛仔裤兜里取出了一串钥匙。

他说:“人们会把手机放在口袋里,也会把钥匙放在口袋里,我不想销售一款轻易被划伤的产品。唯一的解决方案是使用不怕刮划的玻璃屏。我需要一款玻璃屏,希望在6周内能够得到完美的方案。”在这次会议结束后,一名高管立即定机票飞往深圳。如果乔布斯想要得到一款完美的产品,除了中国别无他处。

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苹果的一个项目–代号为Purple 2–也经常会出现同样的问题:如何完全重新定义手机?如何设计出最高质量的产品–如使用抗刮划屏幕–同时又确保可迅速量产数百万部,价格要充分合理以确保足够利润。

几乎每一次,最终的答案都在美国之外。尽管各版本iPhone使用的零部件有所不同,但所有型号iPhone都包含上百个零部件,其中大约90%产品都在美国之外的生产。先进的半导体来自德国和中国台湾,内存来自韩国和日本,显示面板和电路板来自韩国和中国台湾,芯片组来自欧洲,稀有金属来自非洲和亚洲,所有这些零部件最终都在中国组装。

在苹果创立初期,该公司并未考虑在公司外部寻去制造解决方案。例如,在1983年苹果开始生产Macintosh计算机几年之后,乔布斯在曾夸耀“这是一台美国制造的计算机。”1990年,当乔布斯创建NeXT公司,并后来被苹果收购后,乔布斯向记者表示“我为工厂引以为豪,就如同我为计算机而自豪一样。”2002年年底,苹果高管偶尔还驱车两个小时,访问位于总部东部的埃尔克格罗夫(Elk Grove)iMac工厂。

但是到了2004年,苹果开始大规模的外包制造业务。做出这一决定的是苹果运营专家蒂姆·库克(Tim Cook)。库克已在2011年8月,也就是乔布斯逝世前6周取代乔布斯出任公司首席执行官。绝大多数美国电子公司已经走向海外,而正处于困难时期的苹果,已经意识到必须抓住每一个机会。

亚洲吸引美国企业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该地区半熟练的工人非常廉价。但是对苹果而言却并非如此。对科技公司而言,与购买零部件和管理供应链成本相比,劳动力成本显得微不足道。

一位苹果前高管表示,对库克来说,关注亚洲基于两点考虑:一是亚洲的工厂能够迅速的调整生产规模,二是亚洲的供应链超过了美国。这位苹果前高管表示结论就是“在这一点上美国无法与亚洲进行抗衡。”这些优势的影响在2007年乔布斯需要玻璃屏时显露无遗。

多年以来,手机制造商一直不愿使用玻璃屏,因为这种产品对切割和打磨工艺的要求十分苛刻,很难实现预期的目标。苹果此前早已选择了美国的康宁为其制造大尺寸强化玻璃屏,但是把这些面板切割成数百万块iPhone屏幕还需要寻找一家大型切割工厂,需要用大量的玻璃进行测试,以及一大批中等水平的技术人员。单是一家工厂准备这些工作就需要耗费大笔的资金。

然而就是有这么一家中国公司表示愿意做此事。一位苹果前高管表示,当苹果的考察团抵达时,中国工厂的老板已经开始建设新的厂房。 这家工厂的经理对此说,“万一你们跟我们签合同呢?”中国政府决定扶持大量企业,因此切割工厂可享受政府的补贴。车间内摆满了可兼容苹果产品的大量免费玻璃样品。工厂老板几乎可以使工程师随时待命,且不需要支付任何额外费用。他们在车间旁边建设职工宿舍,以保证24小时都有工人上班。

另外一位苹果高管则表示,目前整个产业链都在中国。如果需要1000个橡胶密封圈,在隔壁的工厂就能买到。如果你需要一百万个螺丝,过一条街就能买到。如果你需要特制螺丝的话,只需要三小时就能实现。

< 1 2 3 > 全文 –>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