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052012
 

这场价格战简直是一场“闹剧”,亚马逊中国区总裁王汉华说。“我们不提倡价格战,不过,谁敢打价格战的话,我们是一定会跟进的。”价格战进行到第三日时,他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表示。

打不打价格战都最低

新京报:亚马逊中国是“天天低价”,遇到这样的价格战是不是就不参与了?

王汉华:我们是“天天低价”不是“天天平价”,你打价格战的时候,我的价格是最有竞争力的,你不打价格战,我的价格也是最低的。实际上,我们不提倡价格战,不过,谁敢打价格战的话,我们是一定会跟进的。

竞争不只有“价格”

新京报:你们是有全球电商鼻祖亚马逊DNA的。继承过来了什么?

王汉华:有商业的地方就有价格战。只不过在中国,电商把价格战用过火了,变得好像电商要竞争的话就是价格战。实际上竞争有很多种方式,我总结为:有没有、贵不贵、快不快、售后服务好不好。

新京报:国外价格竞争是怎么进行的?

王汉华:国外是会有商业底线,讲诚信,保护消费者利益的。这和中国现在一些电商企业的做法很不一样,国内很多的只是口号,去宣传。

相关阅读:

【苏宁电器副董事长孙为民:很多商家遭背后资本绑架】

在京东的“煽风点火”之下,苏宁易购将周年店庆提前三日,高调相迎。然而,本为电商价格战的主要参战方,苏宁副董事长孙为民否认此次“价格战”真正存在。“不足以改变市场份额”他这样评价。

孙为民更多从企业自身打量,将这视为苏宁转型中“必经之痛”。与纯互联网电商相比,苏宁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强调对股东负责,不玩“资本游戏”。

真正的“价格战”不存在

新京报:苏宁是怎么决定“参战”的?

孙为民:苏宁一贯不谈价格战,价格竞争才是永恒的主题。什么是“战”?就是要战胜对手。所谓“价格战”是不太冷静、不理性、偏激的语言。

在市场上有这种行为,一般来讲,都是企业渗透市场时试图掌控、垄断的方法。以后台资本来做支撑,一开始是比较容易达到市场垄断,一旦达到某种临界状态,法律肯定会做出相应处置的。

新京报:不能否认,苏宁这次从宣传上还是表现得十分积极。期待以此改变电商市场份额?

孙为民:苏宁很早开始准备这次促销,8月8日已经开了新闻发布会,8月18日是店庆的正日子,不过提前了几天到8月15日。

我们承认,光靠自己不可能做到这样的成绩,流量不可能拉这么高。网上价格战瞬间爆发,舆论又有那么多联动篇幅跟踪报道。在这期间,苏宁易购的流量高峰达到全球62位,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但是,这个仗打得算不上真正的价格战,因为这个仗还不足以到改变市场份额的程度。

新京报:对于苏宁易购,预计赢利点何时出现?

孙为民:赢利点现在还没法估计。但电子商务,赚钱并不难,你看淘宝作为一家提供信息的平台,上面有小店家自己采购、上架、运输,活得很好。

现在很多商家玩的是资本游戏,不是做电商。关键是被背后的资本所绑架了。未来的发展路径肯定要回归理性,商家要做有效规模,不要为了资本做无效规模,一味冲量。不仅仅有前台展示,也要有强大的物流仓储支撑。

线上、线下势必融合

新京报:苏宁是连锁家电领域的老大,当初涉足电商的考虑是什么?

孙为民:这次“价格战”恰恰说明,线上线下竞争序幕拉开了。这也涉及现在的苏宁面临一个转型问题。整体上的科技转型,要契合未来物联网时代的要求,因为无论线上线下,归根结底是做零售。

将来的零售,线上、线下融合将会是标配,没有,就落伍。而且,如果不打通网上渠道,这个第二战场的战火烧起来,也必然会蔓延到第一战场(线下实体店)。

再者,互联网特别包容试错,发展快。你看线下百货店,范围小,效果缓慢有限,但投入资金却巨大。苏宁易购上线3年,已经从家电、3C,再到日用百货,从几千SKU(库存量单位)到 100万SKU。

新京报:以价格促销为例,零售业线上、线下各自优势何在?

孙为民:线上比线下促销难度大,地面网络覆盖面比较广,广告一下立马知道了。网上用户多但很不容易预热积累,要提前半个月左右开始进行促销宣传,铺货,物流体系准备。但线上有自己的特性,会一下子爆发,另外不像店面只能覆盖3-5公里,网络面更广。(刘夏)

【V1品CEO夏宗麟:没有良性发展会被淘汰】

8月中旬,一家名叫V1品的奢侈品电商网站上线,夏宗麟任CEO。恰逢行业寒冬,奢侈品电商洗牌,同行“价格战”又斗得满头是包。夏宗麟说,他真的想好了,“踩着前辈的尸骨突出重围杀出一条血路来。”

绝不烧钱打广告

新京报:你一定回答无数次这个问题了,但还是要再问一下,为什么这个时候进来?

夏宗麟:现在进来恰到好处。前头已经有人倒闭,销售额、广告费沉淀下来变得理性、清醒。

新京报:其他电商不也受到这些因素影响吗?

夏宗麟:是,奢侈品因为价格不菲,这些压力更大。有很多奢侈品电商疯狂打广告,打得越多,死得越快。已经看到很多死在沙滩上的前辈,我们不会烧钱打广告。

不会打价格战

新京报:V1品未来会参与价格战吗?

夏宗麟:京东这次营销做的有三点不靠谱,对自己不靠谱,对整个供应商和合作商家不靠谱,对用户不靠谱。京东原来所有建立的诚信,全部被这一次的营销打乱了。V1品不会打价格战,我们做的是奢侈品电商,拼的是100%正品保证,和为用户提供高质量的服务。

新京报:不急着上市?

夏宗麟:投资人逐渐也看清了,认清项目的长远性,最终不只是规模,还要有赚钱能力。电商前几年是有一些变味的投资,以至于很多融到钱的电商处于非常大的压力。我们不会为了流血上市疯狂投广告,到最后现金流出问题。没有良性发展肯定会被市场淘汰。

( 责任编辑: 李冉 )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