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182012
 

投资高层论坛

腾讯科技讯 4月18日消息,在移动互联网高峰论坛“投资高层论坛”环节,红杉资本合伙人曹毅(微博)、IDG资本合伙人李丰、戈壁合伙人童玮亮(微博)、贝塔斯曼合伙人熊伟铭、清科创投总经理叶滨参与了讨论并发表了各自观点。

戈壁合伙人童玮亮表示,创业者前期切入工具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因为工具很容易被很多人去应用,在有比较大规模用户群基础上,让用户通过工具把产生的内容放到你的平台上面,就是所谓的云端,只要用户把东西放到你这儿,用户系统形成,你和用户之间的黏性也会相应地产生。

清科创投总经理叶滨认为,如果是做O2O或者是社区,创业团队拼的不光是上面的App的用户体验,而是线下的运营。

IDG资本合伙人李丰表示,现在智能终端有点儿像90年代中后期的个人电脑时代,有两个显著特征:特征一,硬件的迭代速度非常快;特征二,相对在操作系统层面的统一性在加强。

红杉资本合伙人曹毅提出,游戏和O2O依然是关注的重点,但现在创业者里做面向2B的比较少,相对美国来说还是少很多很多,目前对这一个领域创业者特别有兴趣。

以下是投资高层论坛实录:

主持人:中国投资网CEO 史大展

嘉 宾:红杉资本合伙人 曹毅

IDG资本合伙人 李丰

戈壁合伙人 童玮亮

贝塔斯曼合伙人 熊伟铭

清科创投总经理 叶滨

史大展:

今天我们一天的这个论坛,大家也分享了很多的内容,大家坐在下面也非常累了,先给大家一点儿时间做一些小小的广告,因为我们后面还有颁奖的环节,所以给我们论坛的时间是一个小时。

第一个问题想让你们先介绍一下你们所在的投资机构,以及目前你们投资了哪些移动互联网项目,在这些项目里面,你们投资人是充当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简单介绍一下。

熊伟铭:

贝塔斯曼是欧洲最大的传统媒体公司,唯一的广告就是我们现在不做书友会了,唯一的就是这个。作为移动互联网的投资,我们现在参与了一个项目叫做多盟,是做移动网络,我们的角色无非也就是投资者。

李丰:

公司我应该不用介绍,因为时间比较长,你也讲了说我们在移动互联网上投了什么,因为我们投的公司相对比较多,然后在各个不同阶段的也有,简单来说刚才那个论坛坐在台上的嘉宾里面有两个我们投的,最右边的吴刚是我们投的,那个老外做的AppAnnie也是我们去年投资的移动互联网,因为我们涉及到的公司比较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史大展:

我想说的近一两年投资的,以前我们知道IDG投资了很多早期项目,我们还是想看现在的移动互联网市场,你们都投资了哪些项目,所以说我们这个问题可能之前没有跟大家提示,就是说还是希望你们能告诉我们,大概是从2008年以后吧。

李丰:

涉及到的也比较多,AppAnnie是我们去年投的,移动广告这边我们有投了两个,然后移动的生活服务里面我们又投了斗脚会,移动社交应该准确地讲我们看了很多,但是我们没有投,移动电子商务里面我们大概有3、4个不同的,然后大的领域里面,移动的生活服务刚才就是斗脚会,去年新投的大概有6个左右吧,差不多是这样。

叶滨:

清科创投基本上也是专注在早期投资的一家机构,我们过去的几年投的领域主要是在游戏和O2O行业,游戏行业我们投了包括在胡莱游戏现在也算是跟手机结合比较紧密的,然后包括像创新工场的,然后在O2O领域里面我们投了布丁,在移动电商上面我们投过爱购。

李丰:

我自己不太看游戏,我漏了,我们还投了大概4个不同的游戏公司,其中最著名的一个是现在在美国投的一个。

童玮亮:

戈壁投资还是比较专注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早期投资,我们原来可能比较标准投A轮吧,200到500万美金,今年其实也新做了一支人民币的基金,开始投一些500万以下的天使的项目。当然500万以上到1000万美金之间的这种早期项目也会关注。其实我们去年投了比如说移动手机上面的拍照,做得最好的一家公司。我们其实以前投了应该也是移动广告亿动传媒,去年他们拿下了愤怒的小鸟中国区的广告代理,谢谢。

曹毅:

红杉在去年、前年,近一两年吧,投了移动项目还是蛮多的,当然有一些是边界并不明显,有一些是又有PC又有Mobile,实际上它的服务器端都是一样的,总地来说在分几类,游戏的话我们投了有3、4家企业,然后在O2O领域我们有投航班管家,酒店管家,还有美团。在广告领域我们现在,之前有投过一家公司,在移动电商或者说生活领域,我们有投了美丽说,还有现在后续还有在支付领域,移动支付领域还会有一些投资。大概可能加起来大大小小有10家公司吧。谢谢。

史大展:

很多投资机构在跟我们创业团队沟通的时候,在投资的时候都说,我们一旦投资了你之后我们就变成了股东,就变成了一起创业战斗的兄弟,但是对于兄弟来讲的话,你们投资的这些企业,在一个大的、好的移动互联网的这么一个大势驱动之下,都希望未来成为一间大的公司,对于我们所有投资人来讲的话,你们现在投资的这些企业,如果要成长为一家大的公司,您觉得最关键的要素是什么?我们说这个已经投过的这些公司,还有包括您现在最头疼的这些团队,最头疼的问题是什么?

曹毅:

这个问题很大,如果是说最大的要素,就是怎么样能成为大公司,那首先毫无疑问我想这个市场要足够大嘛,当然手机上面确实是可以有这个很大的比例和很大的概率能够孕育出这种机会,当然手机上面这么大的用户量里面也有的是工具类,比如说工具类的他用户量很大,但是怎么样去货币化用户的价值,是很难点是吧?有些比如说像O2O,他的用户价值很高,但是获取用户成本又比较高,这个怎么样用很低的成本去快速获取用户,作为很大的难点。

总地来说就是两个最重要的,一个是怎么样尽可能低成本地去覆盖你的用户量,第二个就是寻找一个好的商业模式来货币化用户。现在遇到问题多的也主要是这两个问题,真正其实在无线上面,特别是第二个问题,在营收方面真正能赚到钱,并且规模化赚到钱的并不太多,就是游戏可能是能赚到钱,但是游戏的这个可持续性,包括它如何能够有更强的这些方面又有他的一些问题。所以我想货币化能力可能是接下来移动互联网,这些大的公司,除了游戏之外,我觉得都需要去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吧。

当然我们现在也看到,比如说像我们在已经有上市的公司,像我们最早上市的高德包括网秦这些,就是其实他们也是积极地找到了很多很好的商业模式,但是还是有很多我们投的比如说像一些工具类的或者说用户量很大的,但是其实已经远远没有到上市规模,这个是最大的问题。

童玮亮:

其实投资到一个大公司是VC的梦想,我觉得比较靠谱地说是50%可能是运气,最终能够成为一个大平台。但是从比较现实的角度来看,我们投一个早期公司,我觉得这个团队的运营能力可能是非常关键的,或者说一个执行能力,至少在早期阶段是特别特别重要的。如果从移动互联网的角度来说,我可能分享一个自己的观点,对特别多的做APPs应用的团队来说,你可能是一个很小的团队,在中国我觉得目前这个阶段,你去上手做社区,我觉得压力也会比较大,因为中国移动(微博)最大的这么一个用户群体里面,3G其实我觉得还是没有普及,所以说3G真正什么时候能普及还是一个问题,当规模没有那么大的时候,上手做社区比较难,但是我觉得最终如果你能够做一个APPs最终做成一个垂直的社区是非常好,但是前期切入我觉得工具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因为工具哪怕是一个单机工具,很容易被很多人去应用,而且你做一个主流应用,他有比较大的规模用户群,这是第一步,第二步我觉得如果你能够让用户通过你这个工具把产生的内容放到你的平台上面,就是我们所谓说的那个云端的东西如果做好了,只要用户把东西放到你这儿,你的用户系统形成了,你和用户之间的黏性也会相应地产生一些。

第三步当你的用户规模有了,当我们的真正的移动互联网的宽带普及了,这个时候我觉得如果你有能力去做一个垂直的社区,形成自己的一个文化,包括形成自己的黏性,我觉得不会轻易被大公司打败,这我觉得还是说作为一个早期的创业者比较关键的地方。

叶滨:

其实刚才两位分享的我觉得都比较认同,其实我是觉得在移动互联网上面,如果真正想把一个企业做大的话,我们经常会说比如说用户体验,但是用户体验其实不局限于App层面,因为在中国一个比较大的特点就是说,如果今天你做一个APP,如果这个APP本身比较轻的话是很容易被抄袭的。这里面暴露一个问题,如果说你的竞争优势完全局限于APP本身,无论是你的用户体验拼得多么好,包括美工设计多么好,其实可能过一两个礼拜甚至可能更短就会被别人抄袭,对于这么多用户来说,就有很多的不同的选择,每家都有自己的用户,这样就很难能够做起来,真正要成为一个大公司我觉得拼的是什么呢?要么就是你真的APP本身相对比较重一些,比如说比较典型的就是游戏,是吧?你做一个胡莱三国,做一个二战风云,不可能说我第二个月立刻就能抄一个一模一样的冲出来跟你抢用户是吧?所以我觉得APP本身要么是做游戏。

另外如果不是做游戏,如果是做的O2O或者说做的是社区,那拼的其实是,不光是上面的APP的用户体验,而是线下的这个,下面的运营。比如说你作为一个社区的话,你是不是能够把你的这个目标群体很好地去聚集起来,然后在很短的时间去聚集你的用户群。

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我比较喜欢的两个社区,比如说像知乎,我虽然没有投他,但是我经常拿一个例子来讲,知乎在发展到才5万注册用户的时候,他的帐号已经在淘宝上有去买卖了,5万用户大家知道,在中国的互联网简直是一个芝麻大的公司,为什么当时会有人很关注他,包括很多人愿意去加入这个社区,就是因为他的这5万用户初起的发展的时候,都是借助了创新工场的力量,然后去找了一些媒体包括投资人,5万人的这个用户质量很高,里面积累的内容质量也很高,所以说的话其实它既使是人数很少,也把用户的这个社区的定位和这个用户的内容质量都提高了,这样的话你往下发展才会有更好的一个动力。

那这些东西其实不光是说你今天做了一个APP或者说做了一个网站把这个功能搭起来就完了,后面拼的更多的是内容的运营,做这个社区也是一样。

大家都知道做LBS交友,都是大家比较感兴趣的应用,这样的应用也很多,但是谁能够说,我们随时随地在旁边,比如说你能找到打开应用,周围找到5个漂亮女生,而且你打招呼人家还给你恢复是吧?如果你能做到这样的话,这样的运营就算是比较成功的,所以我觉得可能更多的是,不光是局限在APP本身,而是要看后面,无论是社区的运营还是内容的运营,或者是商务方面的运营。

李丰:

他们都讲得蛮清楚的了,要补充的话换一个角度来看一下就行了,因为反正中国你在海外上市的公司,数一数上十亿美金的大概就那么几个,你再把其中的那三个游戏公司拿掉,大概剩的也没那么多了,然后我们想想上10亿美金的那些公司,不管百度、腾讯、360、携程等等了,那你包括两个网站,比如说新浪基本上他们走的路蛮简单,先开始做一个事儿的时候,大家都不一定看好,然后中间绕了一个蛮大的圈,最后回到最核心的用户价值和赚钱模式上。用比如说周鸿祎(微博)自己在我们的年会上,因为他去年上完市以后我们请他去我们的年会,他自己讲的事儿最简单,他讲的话如果说回到当年IDG对他的讨论上来讲,一半的人赞成投,一半的人赞成不投,赞成不投的人的原因是说因为他贵族创业心态不一定好,拿的钱太多。赞成投的人是说,周鸿祎有能力、有水平,然后应该赌他一下,然后最后还是投了,投的结果周鸿祎说他们都讲对了。因为在我钱多的时候,我试了无数多的东西最后一个没试成,回到符合他基因上的东西的时候,做了一件小事儿,然后从那一件小事儿上绕了一个大圈,绕回所谓入口或者说平台的模式,你去数中国10亿美金以上的公司,除了优酷经历的痛苦稍微少一点点,基本上大家都是绕大圈,从一个有用户价值,但看着不那么性感的东西开始,然后中间沿路找了一个最符合他自己团队基因的方法来把这件事情绕一个大圈,最后做回到核心用户价值上,基本上你要看用户平台都是这么出来的。

熊伟铭:

我操心最多的就是怎么帮团队找人,这是我操心最多的。

史大展:

其实总结一下大家我们所谓头痛的事情,一个是推广,就是怎么样把用户给拉进来,一个是怎么样变现,如何把我们的流量变成真正的现金流。

那我想今天所有来参加我们活动会议,包括我们台上的嘉宾,我们现在都在说,在移动互联网里面,我们看到了包括像腾讯、百度、360这样的大公司,包括新浪这样的大公司,都已经在移动互联网上布局了,而且我们现在做产品的时候都会看腾讯,都觉得是你看我做一个产品,然后腾讯两天就干掉了,我做一个产品然后又遇到腾讯了,所以说感觉好像我们做的事情腾讯都在做,包括我们现在做的这个资本投资的事情,腾讯也在做,并购什么的,有的时候很多场合都能够碰见他们的投资经理,就相当于我们每个人做的事情,腾讯都要来抢一下,那我想问一下各位,你们认为腾讯会有哪些是他不做的,还会有机会的。

叶滨:

我觉得其实,首先如果说是平台性的东西,我觉得你上来肯定要考虑腾讯、360会不会做,你今天如果说是做和大家都知道的米聊和微信的故事,不用再说了,上来就定位是针对所有用户的,而且是平台级别的产品,我觉得这是必须要考虑的。但是假如说你做的是一个行业的,比如说我们说的是O2O的应用,比如说刚才我举的像知乎这样的例子,这种都是属于你从一个细分市场做起,就逐渐扩张的这样的一些事情,我并不认为说腾讯和360有本质的,很大的优势。因为当时就是这个事儿其实我可以说,针对知乎的案子,我跟周鸿祎定了,他认为说你做知乎这样的一个东西,360如果说我搭一个产品,我去把我的流量海量地导过去,我很快就可以把你干掉,是吧?但是我当时就说,我就认为周鸿祎说得不对,因为我认为这样一个社区,必须要从一个有,无论是从哪个定位开始,你要从一个小的细分市场做起,把你的用户群慢慢积累起来,如果上来就导入海量用户,把一大堆东西乱七八糟都导入过来,最后这个社区是不会形成价值的。

我觉得这个例子就是无论,我觉得对很多行业都会有借鉴意义,并不是说海量用户,海量用户针对于平台型产品一定是有它的优势,而且这些是创业公司完成没法比的,但是假如说你有自己的定位、你有自己的用户选择的话,其实你并不是说上来就要害怕这个东西。

( 责任编辑: 屈伟 )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