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182012
 

腾讯科技讯(林靖东)北京时间4月18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Facebook年轻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4月8日早上知会董事会,他打算收购热门图片共享服务Instagram。

据知情人士称,那是Facebook董事会第一次听说此事。后来,那项交易成为Facebook公司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收购交易。 知情人士称,扎克伯格在通知董事会前已经与Instagram的首席执行官凯文希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进行了3天的谈判。

扎克伯格在帕洛艾尔托市购置了一套价值700万美元的五居室公寓,扎克伯格和希斯特罗姆两人在那套公寓里进行了几次会谈,希斯特罗姆原本开价20亿美元,扎克伯格后来将价格还到了10亿美元。周日晚些时候,双方董事会同意了这项收购交易。

这是即将上市的Facebook以闪电速度达成的一项交易。通常,两家公司在达成收购协议前一般会聘请大批法律顾问和金融顾问,对交易方案进行详细评估,然后才会付诸实施。整个过程通常需要数日或数周才能完成。

这也体现出扎克伯格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 Facebook董事会获悉这项收购交易的时候,相关的谈判基本上已经完成了。据知情人士称,在这件事件上,扎克伯格是通知董事会,而不是与董事会商量。

扎克伯格拥有Facebook 28%的股份,控制着57%的投票权,因此他有独断专行的权利和自由。 希斯特罗姆也是一样,他拥有公司45%左右的股份。 这种程度的控股意味着投资者必须接受公司首席执行官有权迅速做出决定的事实。

支持Facebook收购Instagram的人认为,这是在线服务与社交网络行业的一项资产,这个行业的变化非常迅速,竞争威胁无时不在。 据知情人士称,在收购Instagram这件事上,扎克伯格担心如果他通过律师与希斯特罗姆进行联系,后者可能会比较反感而做出负面回应。 据知情人士称,Facebook的企业发展总裁阿明周佛朗(Amin Zoufonoun)在随后的谈判中帮助扎克伯格敲定了交易方案的细节。

这种快速决断的情况在私有初创公司中比较常见,对市值数十亿美元的上市公司来说却很难做到。

德雷赛尔大学(Drexel University)商学院的企业管理中心执行主任拉尔夫A.瓦尔克林(Ralph AWalkling)称:“你希望董事会向公司首席执行官发出警告, 他们是捍卫少数股东权利的最后防线。”

据知情人士称,Facebook的董事会对这项收购交易进行了投票表决,但那主要是为了走个形式。

据知情人士称,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谢莱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在周四就获知了这项交易,但她没有直接参与谈判。 桑德伯格现年42岁,于2008年从谷歌跳槽到Facebook。从扎克伯格处理收购Instagram这项交易的手法上来看,在Facebook仍然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扎克伯格最早在4月5日致电希斯特罗姆,并要求见面会谈。几个小时前,希斯特罗姆刚刚签订了一项5000万美元的融资协议,那项融资协议给Instagram的估值为5亿美元。其实早在去年夏季时,扎克伯格就有意收购Instagram,只是最近才真正付诸行动。

那一晚,两位首席执行官在扎克伯格的家中进行了会谈。

在评估象Instagram这样的公司的价值时,华尔街的传统法则是没什么用的。虽然Instagram成立仅18个月的时间,而且现在还未创收,但它的快速成长为希斯特罗姆提供了谈判的筹码。 Instagram擅长的领域正好是Facebook欠缺的领域,而且它的服务正好可以满足Facebook用户最迫切的需求即共享照片。

Instagram开发了一款智能手机应用程序,让人们可以拍摄照片并添加各种特效,然后与好友共享。在今年的前3个月里,Instagram的用户数量增加了一倍,达到大约3000万人。

Instagram在4月3日发布了Android版应用后,它的用户数量再一次猛增,到Facebook宣布这项收购交易时已达到3500万人。

据知情人士称,当扎克伯格看到数百万人注册了Android版Instagram应用时,他特别担心这项交易无法达成。 因为Facebook在移动领域处于落后的位置上,其他更年轻的初创公司在创新方面的速度非常快。

过去,Facebook的收购交易主要是为了招揽技术人才。 一旦扎克伯格发现他想要的人,他就会让公司里的其他人想办法将目标人才挖过来。

但是这次,扎克伯格亲自操刀上阵了。Instagram首批投资者Baseline Ventures的创始合伙人史蒂夫安德森(Steve Anderson)表示:“那个周末,扎克伯格一直忙着谈判的事。 这也让凯文意识到扎克伯格对这项交易的重视程度有多高。”

据知情人士称,两位首席执行官从周四晚间开始谈判,周五、周六分别又进行了一次会谈,周日又谈了12个小时的时间,最终敲定了收购交易方案。 据知情人士称,每天晚上谈判结束后,希斯特罗姆都会驱车返回他在旧金山的家中。

据知情人士透露,希斯特罗姆最初要价20亿美元,扎克伯格则建议以Facebook的价值乘以某个合理的系数来计算Instagram的价值。

扎克伯格希望以股票来支付收购的价格,他问希斯特罗姆认为Facebook的价值是多少。如果他认为Facebook的价值有朝一日能够象谷歌那样超过2000亿美元,那么Facebook价值的1%就能满足他的还价要求。

传统的公司价值评估方式要考察公司的现金流或将各部分业务的价值累加在一起得出。但是如果这家公司只有一款产品并且免费的话,这种价值评估方式就无效了。

扎克伯格还向希斯特罗姆保证,Instagram被Facebook收购之后将保持独立运营。Facebook的企业发展总裁阿明周佛朗在周六和周日到扎克伯格的家中帮助他们敲定了交易的细节。周佛朗对此未予置评。

据知情人士称,也有人对这项交易提出了异议。据说希斯特罗姆周日中午驱车抵达帕洛艾尔托的时候,他还跟公司投资者通过电话。周日早上,扎克伯格以电子邮件的形式通知董事会,告知他们公司很快就会签订了一项收购协议。

当晚大约6点的时候,Facebook董事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到扎克伯格的家中参加了一次例行会议。 当时他并不知道希斯特罗姆就在另一间房间里,后者也在通知自己公司的董事会。

知情人士称,当安德森与扎克伯格的会议进行了一个小时之后,他很惊奇地看到希斯特罗姆走进了房间。

据知情人士称,但两位首席执行官将这项收购交易的消息通知各自公司的董事会之后,Instagram的股东非常高兴,发出了很多祝贺的电子邮件。

一天之后,扎克伯格重新开始使用他从去年6月起就没有再用过的Instagram服务。

( 责任编辑: 屈伟 )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