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122012
 

坐电梯上楼下楼,不过是十几秒到数分钟之间的事情。然而,在设计师看来,电梯小空间里短短数分钟,却包含着大学问。

“了解人们在电梯里做些什么,带着什么情绪,有哪些喜好,是我们近几年来一直在研究的课题。”芬兰通力电梯设计与技术总监缇墨·缇艾宁说。在解决了速度与安全问题之后,人们对乘坐电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只是很多人没有仔细琢磨过自己内心对电梯的需求。但为了赢得更多市场份额和口碑,电梯制造商们开始关注起了电梯的细节设计。

“在数年的市场调查中,我们对调查中得到的一些结果感到非常意外。但对设计师来说都是激发灵感的宝贵财富。”根据缇墨·缇艾宁的介绍,调查中他们发现不同国家的客户使用电梯的习惯有着很大的不同。比如,美国人是最开心的电梯使用者,驾车与乘坐电梯都能让他们体验迅速移动的快感,把电梯设计成类似汽车车厢的样子,恐怕是他们最乐意接受的方案。加拿大人在电梯里的心情最为放松,电梯被他们视为休憩场所之一,栏杆、扶手是他们喜爱的斜靠物体。相对而言,英国人在电梯里容易感到焦躁,用柔和的音乐安抚他们的心灵能得到用户不错的反馈。德国人虽然是最随和的电梯使用者,但他们中的很多人更喜欢设计简洁的电梯。俄罗斯人在乘坐电梯时,会把片刻的闲暇用来整理仪表,翻翻衣领,顺顺头发。所以,能把墙面当作镜子来使用的电梯,最符合俄罗斯客户的心理需求。

最极端的对比,来自法国人和芬兰人。芬兰人的少言寡语、容易害羞在全世界是出了名的。在乘坐电梯时,即使遇到熟人,很多芬兰人也只是相互点头,之后便陷入长时间的沉默中。“因此,我们在为芬兰客户设计的电梯中,会尽可能多地安置电视屏幕和音响设备,或者在电梯的门和墙上绘制颜色鲜艳的抽象画,让气氛变得活跃一些。电梯的速度、开关门的速度都很快,为的是尽可能缩短因为沉默而导致尴尬的时间。”而对于法国客户来说,设计师们绝不需要担心电梯空气是否太过沉闷,反而要尽可能延长他们乘坐电梯的时间。在针对欧洲国家的市场调查之中,他们发现,法国人是最浪漫、最热衷于社交的,乘坐电梯对他们来说,绝对是拉近彼此距离的好机会。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相谈甚欢的法国人在一方迈出电梯时,彼此难分难舍,握手、亲吻、飞吻,直到电梯不断发出“哔哔”的超时警告声才算作罢。“这个调查结果,也提醒我们,为法国客户设计电梯时,要把电梯自动关门的时间预设得长一些。”

中国客户和新加坡客户把电梯的安全性放在了首要位置。“所以,我们在为他们设计电梯时,通常把紧急通话的按钮做成红色,并且放在最醒目的位置,让人们一上电梯就能注意到,在心理上产生安全感。”

电梯需要多大的容量,也是一门学问。缇墨·缇艾宁和他的团队曾经为麦加的一家酒店设计过超大容量的电梯。“这是我们遇到的另一个典型的例子,因为要在同一时间朝圣,人们必须在同一时间离开酒店,不能早一刻,也不能晚一刻。最后,我们在技术允许的情况下,设计了一部能够同时容纳50人的超大电梯。”

在大客流量的公众场合,如何设置升降电梯和阶梯电梯的比例也有学问。在承建印度某大城市地铁的电梯时,缇墨·缇艾宁就发现,印度妇女似乎更喜欢搭乘阶梯式电梯,即使升降电梯人流较少,她们也尽量会选择前者。难道阶梯式电梯更加舒适?带着这个疑问,调查人员询问了当地妇女,发现事实和他们想象的并不一样。原来,印度妇女外出穿着纱丽,她们会担心裙角会被升降电梯门夹住,或者在拥挤中被人踩到纱丽,出于这种心理,便对升降梯敬而远之。“我们发现了这个现象之后,要求地铁开发商和建筑商适度增加阶梯式电梯数量,方便当地妇女的出行。”

( 责任编辑: 于天娥 )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