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102012
 

  云计算从诞生到现在产业界一直在困惑云计算到底是一种新的技术还是新的模式?2010年,80多位云计算产业及技术专家曾聚集一堂提议是否需要对云计算给出一个准确的定义,经过激烈的讨论大家一致认为目前还不宜对云计算给出准确的定义,其原因正是大家对云计算是一种技术还是一种模式没有确定的认识。

  一、云计算从“技术”走向“模式”

  1961年,人工智能之父麦卡锡预言“计算可能有一天会被组织成一个公共事业”,这位大师对这种新模式的预言在云计算时代成为了现实。无独有偶,麦卡锡在1958年发明的LISP语言中提出的MapReduce方法也成为了当前云计算技术中实现计算并行化的一种重要方法,可见云计算是一种模式的观点其实在半个世纪前就已被麦卡锡提出。

  2012年3月,在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云计算被作为重要附录给出了一个政府官方的解释:

  “云计算:是基于互联网的服务的增加、使用和交付模式,通常涉及通过互联网来提供动态易扩展且经常是虚拟化的资源。是传统计算机和网络技术发展融合的产物,它意味着计算能力也可作为一种商品通过互联网进行流通。”

  在这个定义中云计算被认定为一种“模式”,云计算出现的基础是“互联网”带宽的提高。在1986年中科院高能物理所向欧洲核子中心发出我国第一封电子邮件的时候网络传输速度才560bps,这个时期的网络状态是不可能提出云计算“模式”的,因为这种云计算“模式”的提出是以网络技术发展为前提的,“服务”的“使用”和“交付”都需要通过互联网来完成,这种通过互联网交付服务的方法会深刻地影响信息产业的市场格局,“计算能力”这种看不见的资源将以“商品”的形式在互联网上“流通”。

  

  信息产业演进路线图

  云计算的定义中肯定了互联网在云计算中的地位,没有互联网的发展就没有云计算。服务的“使用”和“交付”都基于互联网将深刻地影响技术研发模式、产业交付模式、市场推广模式,云计算将成为信息产业在进入网络时代后又一次重大的变革。云计算在产业模式上的变化正好给我国信息产业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会,避免我国在技术和市场上与国外进行正面竞争,而且云计算的资源是通过整合提供给应用使用的,单个资源的能力不再是影响云计算服务能力的决定性因素,而传统的互联网产业单一服务器的能力是一个重要的技术指标,云计算模式在思路上的变化使我国的芯片产业、核心系统软件产业获得宝贵的发展时间和市场空间。

  二、云计算产业将呈现橄榄型结构

  云计算这种新模式的出现必然会形成一种新的产业生态环境,不同的企业会在云计算时代找到自己所处的产业位置。云计算产业将形成两头小(企业数目)、中间大的橄榄型结构,产业分工非常明确,应用开发者将是整个产业的主力军和创新的原动力,而资源的运营者和应用服务的整合提供者会集中于少数几家企业。

  

  云计算产业的橄榄型结构

  云计算产业橄榄型结构的两端是基础资源的运营者和应用的整合交付者,一个需要庞大的资金投入,一个需要具有强大的用户资源,因此橄榄两头的企业数目都不会太多。

  一些人认为云计算的出现将使中小型企业失去生存的空间,其实恰恰相反,云计算的出现将大大降低中小型企业的创业门坎,同时由于资源实现了弹性化的提供,这就为应用的创新提供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在云计算时代,应用开发者将是整个产业的主要组成部分,他们利用云计算中心所提供的资源封装为满足用户各种需求的应用通过应用整合交付者交付给用户,云计算的真正创新迸发点在应用开发者。就像电的出现一样,电的出现只是产业发展的第一推动力,但随后一百多年的创新却集中在各种基于电的应用上。

  云计算产业这颗“橄榄”的中间部分才是云计算产业未来的希望所在。我们知道橄榄又称为“谏果”,元·王祯在《农书》卷九中记载:“橄榄生岭南及闽广州郡……其味苦酸而涩,食久味方回甘,故昔人名为谏果”,橄榄具有先苦后甜的特别韵味,预示着云计算产业将经过一个先苦后甜的产业发展历程,我们必须经历产业发展初期的各种考验,才能迎来“吹尽狂沙始到金”的时刻。

  三、云计算产业从蜜月期进入务实期

  云计算未来的产业规模是十分巨大的,这已是不争的事实,然而云计算目前的产业规模却被严重高估了,大量传统互联网业务被统计到现在的云计算产业规模内,一些企业也将从事传统技术工作的员工归入云计算研发人员,云计算产业的泡沫已在逐步形成。

  云计算现在的情况让我们回想起1995年左右互联网时代出现的景象,那时大家都发现一个巨大的互联网泡沫正在形成,随着泡沫的变大甚至有人对当时的互联网产业给出悲观的评价,然而变革终究是变革,随着泡沫的散去互联网时代真正的英雄才逐步呈现,奠定了互联网产业的基本框架。

  2005年到现在云计算产业度过了一段蜜月期,产业界对这个新出现的名词宠爱有加,“云计算”这个名词几乎占据了所有相关网站及媒体的主要位置,人们创造出了大量的以“云”开头或以“云”结尾的新名词:制造云(云制造),商务云(云商务),家电云(云家电)等。“云”这个字成为了中国汉字中的一个奇迹,它几乎可以被放到任何词的前面或后面。

  在这个时期,大量的公司投身到云计算的研究中,不少地方政府提出了对云计算产业的规划和扶持政策。产业界对云计算的良好预期使云计算泡沫逐步增大,一下子涌现出了大量的云计算公司,最明显的泡沫是一些已规划的超大规模云计算数据中心,虽然这些云计算数据中心大都未开始建设,但对一些地方的产业结构已产生重大影响。

  进入2012年,云计算产业蜜月期逐步过去,产业界在反思、政府在思考、技术人员在困惑。云计算产业和其他产业一样,需要经历逐步发展的过程,云计算中的技术难点需要逐步解决,云计算在2012年逐步由泡沫期进入务实期。换一个视角,泡沫期为整个产业提供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机,对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云计算产业模式有很大的帮助,最后的成功者和失败者都为云计算产业的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四、云计算技术难点显现

  云计算虽然本质上是一种模式,但模式的实现是需要技术提供支持的,云计算的实现技术对云计算模式的实现具有重要的意义,没有技术的支持,模式的实现就无从谈起。

  在云计算早期,技术人员普遍对云计算技术持乐观态度,认为目前的虚拟化技术已基本能解决云计算所面临的问题,但随着云计算产业的发展云计算技术人员发现云计算技术和任何其他技术的发展一样不是一蹴而就的,他需要有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解决一个又一个的技术问题。单机操作系统从DOS时代发展到Windows时代已用了几十年的时间,而且目前还在不断地发展,云计算技术同样是一个需要长期发展的技术,目前产业界的技术状态还处于较为初级的阶段。

  云计算系统从技术角度要实现的核心功能是将资源“动态易扩展”地“提供”给应用开发者进行应用功能的封装,这种系统必然是一种具有海量节点的高耦合系统,相比传统互联网系统中服务器资源耦合度很低的情况,要实现各种资源的整合并被“动态易扩展”地“提供”出去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应用开发者希望对自己原有系统尽可能不作改变接入云计算的资源池,同时实现计算及存储的分布化。我们知道仅仅是任意问题的自动并行化这一课题就是现在技术领域的一大难题,MapReduce仅仅是解决了其中一部分问题的分布式处理;狭义的虚拟化技术虽然在接入时非常方便但却在大规模资源整合上显得力不从心;计算资源和存储资源在资源池中的整合和协调问题也是现在云计算研究中的棘手课题;非结构化分布式数库在云计算系统中的实用化问题也还在实践的初期。这些都说明从技术的角度我们需要客观务实地看待云计算,真正朝着解决问题的方向前进。

  五、云计算投资正当时

  经历了互联网泡沫的风险资金在云计算早期保持着异常的冷静,几乎所有的投资机构都作出了投资云计算的战略决定,号称将大举向云计算领域投资,但真正实现投资的案例却不是太多,由田溯宁领导的宽带基金是其中较早以云计算产业链作为主要投资目标的为数不多的基金之一。

  2012年应该是云计算的投资元年,云计算的泡沫在2012年有逐步消散的趋势,冷静务实的产业氛围将取代前期较为乐观的产业氛围,投资机构将逐步寻找泡沫下合适的投资目标进入云计算产业,从而由旁观者成为产业的实际参与者。云计算产业现在在泡沫的下面充满了机遇,但泡沫的存在对投资人的眼光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如何寻找泡沫下的美酒是投资机构需要研究的重要课题。

  模式与技术之争已尘埃落定,云计算产业已度过了美好的蜜月期,未来云计算产业的发展之路还需要我们坚定地走下去,一个个的困难还需要我们来面对,云计算产业这个“橄榄”必然会迎来“久味方回甘”的时期。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