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062012
 

导语:国外媒体今日发表文章称,由于诺基亚最近几年的低迷和将组装工厂由芬兰转移至亚洲,一些与诺基亚命运息息相关的芬兰城市的未来都变得不确定。例如,曾经繁荣一时的芬兰南部城市Salo如今已经变得十分萧条。

以下为文章内容摘要:

托米·玛尤阿霍(Tomi Marjuaho)在芬兰南部城市Salo维修手机已达10年,那里正是全球最大手机厂商诺基亚(微博)的封装工厂所在地。由于诺基亚处境艰难,玛尤阿霍2010年被裁员,至今仍未找到新工作。

39岁的玛尤阿霍称:“我需要养家糊口,但现在是入不敷出。我以前的许多同事也是如此。”

由于诺基亚逐渐将手机生产线转往亚洲,Salo以及其他与诺基亚命运息息相关的其他芬兰城市的未来都变得不确定。

面对苹果、三星(微博)和谷歌的激烈竞争,诺基亚被迫进行成本削减,主要影响到欧洲的业务运营。

诺基亚已经在德国、匈牙利和罗马尼亚关闭了工厂,而如今轮到芬兰的组装工厂了。在Salo工厂的3500名员工中,今年将有约1000人被裁员。曾经一度繁荣的技术中心如今已变得毫无生机,街道两旁的门市大都人去楼空。

Salo市长安提·兰塔克可(Antti Rantakokko)称:“诺基亚最近一次裁员对我们的打击很大。”

兰塔克可的办公室很气派,位于一座4个月前刚刚启用的现代化大楼内。这还要得益于诺基亚的地税,因为Salo 95%的企业税来自诺基亚,2010年为6000万欧元(约合7885万美元)。

兰塔克可称:“诺基亚不仅仅是我们的身份象征,更重要的是,它是我们的主要收入源。”

19世纪90年代,诺基亚以生产纸张而起家,后来转产橡胶产品、线缆和电视,1983年转移到Salo,从事无线业务。1989年诺基亚成立了手机部门,两年后推出了其首款手机。

在CEO约玛·奥利拉(Jorma Ollila)的领导下,诺基亚1998年超越摩托罗拉成为全球最大手机厂商。诺基亚成为了芬兰最大公司,2007年向政府交纳的企业税高达12亿欧元(约合15.7亿美元)。

2008年,诺基亚全球手机市场份额达到了40%。但由于遭受来自美国市场移动技术创新的冲击,诺基亚手机销量开始大幅下滑。诺基亚开始由盈利转为亏损,去年交纳的企业税仅为200万欧元(约合261.36万美元)。

芬兰经济研究所(The Research Institute of the Finnish Economy)研究员Jyrki Ali-Yrkko称:“毫无疑问,这对政府是个巨大的打击,但他们也无能为力。”

芬兰总统绍利·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o)3月20日访问了诺基亚Salo工厂,安抚被裁员工。尼尼斯托说:“我们不会抛弃我们的朋友,绝不会放弃。”

令芬兰人感到意外的是,诺基亚还逐渐淡化与芬兰的紧密联系。尽管总部仍位于赫尔辛基郊外的Espoo,但诺基亚2010年首次任命非芬兰人史蒂芬·埃洛普(Stephen Elop)为公司CEO。

诺基亚在芬兰拥有1.2万名员工,占其全球员工总数的1/5。公司发言人詹姆斯·埃瑟里奇(James Etheridge)称,诺基亚将保留位于Salo的研发、生产策划和智能手机企业定制业务,同时保留芬兰的其他两座工厂。

埃瑟里奇称:“对于我们的成功,芬兰一直很重要,将来也是如此。Windows Phone工程和开发团队的绝大部分位于芬兰。”

但不管怎样,诺基亚已决定将所有的组装工厂转移到亚洲。在那里,诺基亚在中国拥有两座工厂,在韩国拥有一座,在印度拥有一座。

调研公司Strategy Analytics主管尼尔·莫斯顿(Neil Mawston)称,诺基亚是最后将组装工厂转移至亚洲的手机厂商之一,在此之前,三星、摩托罗拉和索尼爱立信(微博)早已转移。

莫斯顿说:“诺基亚在芬兰设计手机已经有30年历史了,因此继续在芬兰设计是合情合理的。”

2008年,诺基亚在Salo拥有5000名员工,同时为其零部件供应商创造了2000个就业机会。

但Salo市长兰塔克可预计,诺基亚今年的企业税将降至1400万欧元(约合1829.52万美元)。兰塔克可称:“裁员对我们是个打击,但我们不能因此而消沉。诺基亚仍将保留2500名员工,对我们仍至关重要。”(李明)

( 责任编辑: 屈伟 )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