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252012
 

中国概念复苏(腾讯科技摄)

腾讯科技讯 2012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3月25日上午9:00在深圳五洲宾馆开幕,下午16:00,峰会分论坛三“资本的力量:中国概念复苏”在华夏厅进行,参会嘉宾包括:熊晓鸽(微博)、阎焱、陈宏、靳海涛、曾强、王冉、陈玮等。

主持人刘二飞(腾讯科技摄)

陈宏(腾讯科技摄)

陈玮(腾讯科技摄)

靳海涛(腾讯科技摄)

王冉(腾讯科技摄)

熊晓鸽(腾讯科技摄)

阎焱(腾讯科技摄)

曾强(腾讯科技摄)

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宏:因为我也在美国做过公司,2000年的时候,如果你看中国高附加值的公司,像百度等等公司,在这一次动乱之中基本上没有受到特别大的影响,美国对大的、透明性的公司很感兴趣,因为资金多。中国跟美国有一个很巨大的区别,在美国的商业模式里面做得没那么多,中国是一旦有好的东西就一下子起来一堆人,所以当美国投资者对中国的企业不是很熟悉的时候,你去那边做路演,说你是中国的亚马逊,结果第二天去了一个公司,第三个是土豆也去了,他们就会觉得你们谁是中国的亚马逊?所以等到他发现你不是的时候就会给你减值。第二,美国市场对整个企业的要求特别严格,一旦股票跌到几块钱的时候,你基本上在市场上回不来,你需要长期的业绩增长和重新的信任,把股票重新带回来,在这种环境之下,我还是觉得美国市场还是一个很好的市场,只是中国的有些企业在我们表达的时候,多方环境竞争的情况不太一样,造成了对某些小型公司的股票的动荡非常之大。

刘二飞:我向两位深圳同仁们介绍一下,有人说为什么一定要到美国上市?在中国上市不是挺好的吗?靳海涛有什么看法?

靳海涛:我认为是理解问题,中美语言文化,实际上是哲学文化,你让美国投资人理解中国企业非常困难,如果沟通不好就无法接受。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认为大的企业可以做,沟通的力量也强。还有一个小原因,中国有“汉奸”配合。

刘二飞:这个题目可以争论一下。

熊晓鸽:其实你说华尔街不买中国的单,最有权说的是二飞,你在投行很久了,说到底是在讲故事。我也想起一个事情,正好是4年前,3月份的时候,那时候说到中国抄底,最好的是去买百度、腾讯的股票,如果在座有人还记得这句话,真买的话还真是不错了。这两个公司,一个是在香港,一个是在美国,在行业内的商业模式大家都比较认可,有一个带有垄断性的市场份额的话,我觉得谁都会买的。有一些行业在国外的话,老外看不懂,看不明白的,比如盛大,这么多年它也赚钱,也挺好的。真正理解的话,在哪儿上市都一样。关于电影行业,好莱坞没有人觉得投电影是一个很赚钱的行业,他们很单一,就是电影和艺人。所以老外根本听不明白,美国那么多的艺人公司,没有一个上市的。中国去年出现VIE和财务、内部监控等等问题。

刘二飞:你们的意思是在这个市场上夸小不夸大,像腾讯、百度,市值还是500亿美元以上的。

熊晓鸽:你们投行一天到晚在讲故事,认为投资人基金心不心疼,其实不是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前一段时间我在开玩笑,孟子是一个贤人,但是有两个选项没有说,一个是叫做自己没明白,别人说也没明白。我认为你们投行很多时候都自己包装得很像回事,稀里糊涂让人家把钱投下来,所以我认为你来讲一个故事,人家愿不愿意听你。希望你们是以其昭昭,不是以其昏昏。

曾强:我记得在86年、87年的时候,我参与了当年第一波的中国概念股,在香港和北美,当时在中石化、中石油和东北一些企业买了戛纳的企业,一个是20倍,一个是10倍,最后发现第一次的热捧是西方小伙子喜欢神秘的东方女人而买了一次。第二次中国概念的心情,我实际上是以创业者的角度,当时中国的互联网、中国的IT行业在北美,包括新浪、搜狐很多公司在那个时候上市。第二次是有些更多更亲近的事情,但却是有一些失望。第三次中国概念,应该是在两年前和去年有一个很短的时期,这时候中国很多企业赶上上市,这时候整个对中国的概念可能就是这么一个一波基金,这个基金投了,后来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如果新浪的股票一跌,百度的股票就上来了,如果当当网上来了,土豆又掉下去了,就这么一点资金在流动,而且这些资金很多是中国基金在外面。这时候碰到了美国公司和国内做一些包,股票一跌,让很多人赚钱。当然这里面也有很多中国公司,本身可持续的利润能力不强,但是它的资本意识很强,它不成熟但也上市了。这时候又配上美国和欧洲的这些人钱也不多,所以过去中国的三个概念股,第一次是西方的小伙子追中国女孩花了一笔钱,第二次吃上饭,不错,第三次是没钱了。

我想下一步中国概念股的复苏,我们应该反思,特别是做基金和投行要反思。我们应该选择三个很重要的指标,一个是我们的企业在海外上市也好,在国内上市也好,是不是具备可持续性盈利。我预言下一个中国概念的兴起,可能是中国要素的全球整合型的企业会出现。比方美国某个行业的企业,由于市场资金可能会出现短缺,中国企业起来,把美国企业和中国企业整合起来,用美国的技术提高中国的利润率,用美国的管理、品牌帮着中国进行全球化,从而利用中国的市场把美国这些产品进入到中国,使得在并购之后的企业变成一个可持续盈利、规模化经营,而且是行业领袖,这时候中国概念股不会因为别人喜欢不喜欢,你会自信的在这个舞台上登台。

陈玮:大家谈的这个问题很好,让我想起了中国概念股下跌的时候,那时候我正好在北京出差,当时电视台的给我打电话说你在哪儿,我说在北京,他说正好来做一个节目。当时他让我做一个正方,说中国概念是被陷害的,我其实是反的,我认为中国概念有问题。所以那个辩论说得是一塌糊涂。我觉得这个市场的行为,真正好的东西就在天上,如果真正不好的东西就在地板上,这是一个过程。现在某种程度上对我来说,美国出现这种事,对我们做投资是一件好事,以前我们觉得只要投了IPO,特别是在中国,一般都会挣钱。但是美国给了我们一个警醒,在做投资的时候真的要做好公司,它真的能够持续挣钱,是概念股。你想买中国股票的,包括给中国基金投资的一些人,他不知道中国,只知道中国特别大,好像现在特别有钱,人特别多。现在我们自己要反省,中国的诚信底线现在是很低的,你让我上市就交税,不让我上市就不交,在国外都是违法行为,所以对投资来说是一件好事。

另外,对中国资本市场也是一个好事,我记得有一次阎焱说能看到中国企业IPO上市的过程,他说我看到很奇怪的公司的估值也很高。我觉得这一次要想再好起来,可能这个过程是比较漫长的,但是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我觉得中国资本市场也会是这样的,我们以后可能会有,但是可能有两三毛的股票不好了就会跟着亏钱。我觉得这件事对我们来说长期看好才是一件好事。

刘二飞:作为一个主持人,我今天是比较郁闷的,大家的观点都差不多。你是不是觉得中国的概念股被陷害了?

王冉:没有,但是我想补充一点,中国概念走到今天,目前还有一个很大的因素,就是宏观经济因素。因为现在海外对于中国经济的增长开始有担忧,有一个海外投资人不理解中国,或者不理解中国公司,事实上他不可能理解。像二飞带着一个公司去做路演的时候,一个基金经理花一个小时,可能介绍好几家公司,但是到第二天结束的时候,他能记得这个公司是干吗的,CEO是长得什么样已经很不容易了。这时候真正会起到决定作用的是两个,一个是宏观经济因素会不会给你足够正面的东西,造成中国热,别人一直是2%的增长,中国年复一年的是8%增长的时候,他自然就会有中国概念。但一旦当这个东西出现了拐点,8%降低到5%、6%,这时候大家开始有担心,加上自己不争气的企业,几个苍蝇坏一锅粥。当他看到市场上有这样的公司,他自然会想到你的对帐单是不是也是假的,它就会这样循环下去。

说来说去,什么原因到今天已经不是很重要了,重要的是怎么办?在这时候我们对于市场的预期是什么?二飞做主持人的“道德”有问题,上来他先提了一个最适合自己回答的问题。接下来的市场会怎么样?我其实想听听二飞的观点,从我的角度来看,可预见的未来,未来一年半时间里面,不可能再有一次很大的“中国热”,所以企业要利用这个时机,好好该干嘛干嘛,练内功的时候,不是能够捕捉资本市场的巅峰状态而冲出去。再一个,中国公司的市值没有到一定份的时候,出去IPO的话,我认为远远的弊大于利,也许未来十年,中国公司从数量上来讲未必由过去10年多,但是我们希望看到一些更大的、更有影响力的,真正能够有核心竞争力的公司能够登录资本市场。

( 责任编辑: 屈伟 )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