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112012
 

导语:国外媒体今天撰文称,随着Facebook的不断成长壮大,从该公司走出来的一批年轻创业家也越发受到投资者的关注。得益于在Facebook的成长经历,他们都有着远大的抱负和深刻的洞察力,而且敢于挑战棘手问题。

以下为文章全文:

“Facebook创业邦”获青睐

“Facebook创业邦”是一个社交网络。在开发了一个覆盖全球的在线服务后,这批Facebook老员工都开始自立门户,并凭借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人际关系吸引建议、投资和合作。他们的新项目多种多样,有办公工具,也有处方药比价网站,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已经吸引了大批投资者的关注,融资额甚至达到了数千万美元。

“Facebook的早期团队大约有60至100人,他们都才华横溢,而且很有创业精神。”一名天使投资人说,他已经投资了两家“Facebook创业邦”公司。

他们也都怀有远大的志向。刚刚20岁出头,他们就创办了影响数亿人的技术。如今,这些创业者又开始寻找亟待解决的新问题。

曾在雅虎和Facebook创业早期加盟这两家公司的道格·赫希(Doug Hirsch)表示,年纪轻轻就能挑战重大问题,并立刻对人类产生影响很令人着迷。尽管未必能获得Facebook这么大的成功,但这却让他们信心满满。

“你知道可能失败。再创建一款拥有8.5亿用户的产品的可能性有多大?但你还是相信有机会,有可能打造一些影响很多人生活的伟大产品。”斯科特·马丽特(Scott Marlette)说。他2010年从Facebook离职,与赫希共同创办了处方药比价网站GoodRx。

“Facebook创业邦”的主要标志就是源于这家社交网络的人际关系。同事可以变成朋友,反之亦然。这与之前的“PayPal创业帮”类似,这家网络支付企业的前员工仍在创建和资助创业公司。但投资者表示,很少有哪家企业像Facebook这样,将众多默默无闻的工程师培养成具有革命意识的一群人,这正是这些年轻工程师的独特之处。

投资者都坚信,这些程序员理解社交网络,而且正是他们定义了社交网络。但已经有很多企业开始效仿实名制等Facebook的特有模式。而随着社交网络、游戏和软件创业公司的大量涌现,很多早期的Facebook员工已经发出了“社交泡沫”的警告。

但投资者认为,Facebook老员工拥有独特的优势。“多数社交网站都是心理实验,”一位天使投资人说,“Facebook的人理解社交的关键心理动力,这很微妙。”

包括Accel、Benchmark、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和KPCB在内的风险投资公司,都在积极拥抱这些Facebook早期员工,希望能从他们的成功中分一杯羹。“社交对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产生了影响,从商业到政府,从教育到政治。”Benchmark合伙人马特·科勒(Matt Cohler)说。他从Facebook离职后加盟了Benchmark。

不仅很容易吸引投资,由于这些企业家曾经共同在Facebook熬夜工作、应对宕机和用户不满,使得他们建立了亲密无间的关系。“如果有Facebook的人来找我融资。我会真心帮助他,我信任这些共同奋斗过的人。”GoodRx的马丽特说。

社交问答网站Quora

亚当·德安杰洛(Adam D’Angelo)和查理·奇弗(Charlie Cheever)都很安静。他们之间的合作有一个关键优势:无需多言,便可心心相映。奇弗回忆起他与德安杰洛在Facebook共事时参加的一次会议。德安杰洛刚说了三个字,他就回应道:“是是是,我明白你的意思。”但其他三名与会同事却一头雾水。

他们的合作始于2005年,彼时,德安杰洛把奇弗从亚马逊(微博)挖到了Facebook,他们二人后来又共同创办了社交问答网站Quora。“这是图书馆革命的后续,”德安杰洛说,“分享知识并获取知识。”

这个理念并不新颖,Ask.com和雅虎问答等其他网站也都曾实践过,但德安杰洛表示,之前的这些项目都过于分散或执行不到位。就好像谷歌(微博)之前已有搜索引擎,Facebook之前已有社交网络一样,Quora可以做得更好。

尽管Quora的目的是通过信息建立人际关系,但它仍然将社交作为关键元素。人们必须使用实名注册,所以用户的身份便会与其询问和回答的问题联系到一起。人们最初可以通过寻找志趣相投的人来建立网络,随后便可以关注特定的主题,或回答能力较强的特定用户。

用户可以利用Quora来询问时事和文化等各种问题,例如:“橙汁是如何成为西方人的一种标准早餐的?”其中最受欢迎的答案来自一名印度裔工程师,而非正统的经济学家或人类学家。

从这个角度来看,Quora很民主。在Facebook前员工看来,这一点很重要。“如果你没有名气,可以通过在Quora上回答问题来获得名气。”奇弗补充道。他表示,有些人甚至通过Quora找到了工作,其中既有硅谷的工程师,也有达拉斯的厨师。

在思考盈利模式前,Quora希望借助这种优质的用户体验来吸引新用户。根据美国互联网流量监测机构comScore的数据,Quora今年1月的独立用户访问量为120万,远高于去年的14.7万。“我们仍处于增长阶段。”德安杰洛说。

协作工具Asana

Asana的团队大概有20人,多数都穿着牛仔裤和运动鞋,他们围坐成一圈讨论这款协作工具的最新进展。与其他公司的员工会议不同,这里的会议进展很快、很顺利。团队主管各说了几句话,15分钟后便在大家的喝彩中结束了。Asana联合创始人贾斯汀·罗森斯坦(Justin Rosenstein)也跟着欢呼。

他表示,与瑜伽一样,专注和平衡是该公司的核心理念。Asana在梵文中的意思是“姿势”,该公司也的确为员工提供了瑜伽课程。“瑜伽通过极限伸展实现放松,工作也是如此。”罗森斯坦说。

他与Asana的另外一名联合创始人达斯汀·莫斯科维茨(Dusting Moskovitz)都希望,他们的这款任务管理系统能够为客户带来简单的工作体验。他们希望创造流畅的工作流程,方便员工有的放矢地管理项目、安排工作并追踪进程,而不至于每次都要从头到尾梳理电子邮件。

莫斯科维茨2007年把罗森斯坦从谷歌挖到Facebook。莫斯科维茨自Facebook 2004年诞生以来就在该公司任职,他还曾经是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哈佛大学的室友。

莫斯科维茨和罗森斯坦2008年离开Facebook,后于2009年推出了Asana。“我们是阴阳互补的关系,我关注细节,确保执行到位。贾斯汀则擅长创意,而且激情四射。”莫斯科维茨说。这款软件可供员工人数低于30人的企业免费使用,很快还将推出支持更多人数的版本,但需要每月交纳一定的费用。Asana尚未盈利,而且市场竞争也很激烈。

尽管Asana的核心是工具,而非人,但这款网络应用还是从Facebook借鉴了很多元素,包括Newsfeed风格的信息流以及关注特定任务的功能,最重要的是,他们也秉承着流畅交流的理念。

“在Asana诞生前,管理者要不停地开会,时刻都得赶进度,根本没有时间为员工提供指导或制定战略。但Asana将使这一切成为过去。”罗森斯坦说。

处方药比价网站GoodRx

有一次,赫希需要一种处方抗生素,他到当地药房一看,售价高达642美元。他觉得太贵了,所以跑到CVS药店去排了半小时队,只花了410美元就买到了同样的药。“比较价格似乎很让人头痛。”赫希说。

在Facebook时,他曾与马丽特共同为该网站开发了图片分享功能。后来,他们二人与另外一名科技创业者特雷佛·贝兹戴克(Trevor Bezdek)共同打造了一个药品比价网站,只需敲敲键盘、点点鼠标就能对比网上和本地药店的价格。

他们几周前在圣莫妮卡创建了GoodRx。只要输入药品名称和邮政编码,即可获得一系列本地和网上药店的价格。

随着美国医疗成本的上升,企业员工和保险公司都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很多情况下,20毫克与100毫克的制剂价格完全相同,所以GoodRx还会提供一些如何选购药品和省钱的链接。

GoodRx计划引入药价透明机制,类似的网站早已在电视和汽车市场司空见惯。马丽特说:“一旦你为人们提供了足够的信息,并帮助他们制定决策,便可以改革现有市场,甚至对成本产生影响。”

GoodRx关注的要价问题已经在美国国会讨论多年。但对于从Facebook走出来的人而言,挑战棘手问题是很常见的事情。在他们看来,构建人际关系并引导人们购买廉价药品,与编写代码没有什么区别。

“Facebook和GoodRx的业务都涉及海量数据,目的是从中挖掘信息,以供普通美国人快速使用。”赫希说。GoodRx正在考虑不同的商业模式,例如,提供由药店赞助的优惠券,或者与保险公司签订协议,帮助病人通过廉价渠道购买药品。

美国医改有望推动普通药的销量,而GoodRx恰恰在这一领域发现了最大的价格差异,由于生产成本较低,使得地方药店在定价上更加灵活。“大家似乎都花了冤枉钱。我们认为,是时候出现GoodRx这样的服务了。”赫希说。(鼎宏)

( 责任编辑: 屈伟 )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